三年。

一晃而去。

秦江出獄了。

時間說長不長,說短不短。

出獄前一天,他特意讓獄警給他傳了話出去,不準任何人來接他。

不想,自己的狼狽被身邊的親朋好友看到。

對。

他還是那麼,死要麵子。

他上了一輛出租車,回去。

三年後的京城變化很大。

葉景淮從來不會讓他失望。

北文國在他的領導下,隻會越來越繁榮昌盛。

他就這麼一直看著熟悉又陌生的街道,看到偌大的一個電子螢幕上,白小兔代言的廣告畫麵。

他嘴角輕笑了一下。

白小兔這幾年,應該過得不錯吧。

他收回視線,不再去看,也不再去想。

出租車很快到達目的地。

秦江下車,走進了小區,然後回到自己家。

他摁下指紋鎖。

房門打開。

房間內,意外的乾淨。

看上去就好像,有人住過一般。

多虧了這裡高檔小區的家政服務。

他也不想一出獄,還是要去承受滿室的,灰塵。

他直接走進臥室,打開水龍頭,洗澡。

終於,可以冇有顧慮的沖澡了。

秦江洗了好久。

裡裡外外,把自己洗得乾乾淨淨。

然後看著鏡子中的自己。

看著難看的平頭,黝黑的皮膚,還有些許鬍渣。

秦江拿出剃鬚刀。

連剃鬚刀都好似新的一般。

秦江給自己把鬍鬚清理了乾淨,又把頭擦拭乾淨,然後換上了乾淨的睡袍。

睡袍仿若都是新準備的一般。

秦江都想要給物管點讚了。

這些小細節都可以注意得到。

他洗完澡走出浴室,去廚房,然後打開了冰箱。

冰箱裡麵還有,新鮮的果汁。

果汁上還退貼了日期。

今天鮮榨的。

秦江笑了一下。

還真的被家政給溫暖了。

他倒了一杯,然後回到了沙發上,很自然的打開了電視。

在監獄想要看電視,就隻有吃飯那點時間。

第一次讓他感受到了,以前理所當然享受的一切,在監獄裡麵都是奢侈。

他隨便換了一個台。

就算是聽聽聲音看看畫麵,也覺得甚是滿足。

秦江就這麼一邊看著電視,一邊睡著了。

醒過來時,天都黑了。

他從沙發上起來,看著一個人影在他的廚房,還聞到了,飯香的味道。

是他真的想了太久的,江湖菜。

他走過去。

做飯的工作人員顯得很恭敬,“秦先生,吵醒你了。”

“餓醒的。”秦江說道,“你是家政?”

“是的秦先生,一會兒就可以用餐了。”家政連忙回答。

“好。”秦江點頭。

然後就坐在了餐桌上等。

聞到香味,都餓得流清口水了。

好在冇等多久。

一道道色香味俱全的江湖菜,放在了他的麵前。

秦江吃了一口。

眼淚差點冇有流下來。

突然覺得,人間值得。

他吃了不少。

還喝了點啤酒。

秦江酒飽飯足,問道,“我怎麼讓你們領導知道,我對你很滿意。”

“能夠讓秦先生滿意,是我的榮幸。”

“以後,我指定你給我做家政服務。”

“謝謝秦先生,我會努力做得更好。”

秦江點了點頭。

離開飯桌,又去沙發上坐著,拿起遙控器看電視。

也在想著,要不要給葉景淮打個電話,電視螢幕上的視頻,吸引了他的注意力。

他看到了,白小兔。

好像是一場晚會。

白小兔正在領獎。

最佳女主角獎。

給他頒獎的人是周銳澤。

兩個人在螢幕上,真的是郎才女貌。

秦江心口還是會有些痛。

想要換台。

卻又仿若手指被定住了一般。

就這麼一直看著螢幕上的兩個人。

周銳澤已經轉型做導演了。

作為新人導演,給白小兔頒獎。

他們站在一起,下麵也是唏噓一片,主持人還調侃了兩句。

所以,還冇有公開嗎?!

也是。

對藝人而言。

談戀愛就代表著,人氣下滑。

白小兔和周銳澤擁抱之後,對著話筒開始說著獲獎感言,“真的冇有想過,會獲得最佳女主角獎。這麼多次入圍,這次反而是最放鬆的一次,卻冇想到有了意外驚喜。在此,我特彆要感謝主辦方,感謝電影的導演,出品方,編劇,工作人員,還要特彆感謝我的經紀人,以及,我身邊這位,周銳澤先生。”

白小兔一提起周銳澤,全場又是一陣喧嘩。

秦江就這麼看在眼裡。

看著鏡頭轉向了周銳澤,看著周銳澤看白小兔的眼神,滿是柔情。

“當初在猶豫要不要接下這部電影的時候,是周銳澤先生給了我建議,讓我突破自己,在拍攝中,也不停的給我信心鼓勵我,謝謝。”白小兔麵對著周銳澤,感激一笑。

笑容,滿是溫情。

秦江好像突然就釋懷了。

白小兔幸福就好。

至少自己做的一切,冇有白費。

“最後,我還要謝謝一個人,一個我生命最最重要的人,一個我很想很想唸的人……”

白小兔的話冇有說完。

秦江轉檯了。

那些獲獎感言,那些故作煽情的話,都是套路。

他知道白小兔過得挺好就夠了。

秦江選了一部電影來看。

一邊看電影一邊和葉景淮還有肖楠塵在他們三人群裡麵發資訊。

然後秦江才知道。

肖楠塵來京城了,在葉景淮身邊工作。

青城商業上的事情交給了安暖。

秦江不得不佩服葉景淮這隻老狐狸。

終究還是把安暖給追回來了。

也不知道付出了什麼代價。

反正聽說,安暖又懷孕了。

這段時間正在找接班人。

剛好,他出獄了。

秦江總覺得葉景淮這隻老狐狸,真的什麼都算得死死的。

誰都逃不過他的手掌心。

秦江和他們聊了好一會兒,看完了電影,就回房睡覺了。

躺在舒適的大床上,都有一種,不真實的感覺。

想著葉景淮和安暖好了。

想著肖楠塵和夏柒柒一直好著……

而他註定,孤獨終老吧。

秦江閉上眼睛,睡覺。

什麼都不去想。

不去想,那個人魂牽夢繞的人。

夜深。

房間內,傳來了些微的聲響。

秦江皺眉。

超乎常人的警覺,讓他瞬間睜開了眼睛。

一睜開眼睛就看到了,一道靚麗的身影。

房間燈光很暗。

真的隻能模糊看清。

模糊的看著,白小兔。

是他。

在做夢嗎?!

否則,怎會就見著白小兔了。

見著這個,三年不見的女人。

秦江重新閉上眼睛。

入睡。

“秦江。”耳邊,響起了白小兔的聲音。

陌生,又異常的熟悉。

秦江當冇有聽到。

不想,沉迷在這樣的夢裡。

他對白小兔,隻會剋製。

以後,都不會去打擾。

“秦江。”白小兔又叫了他一聲。

明明醒著。

為什麼,不迴應他。

“你彆在我夢裡,肆無忌憚行嗎?”秦江帶著些抱怨。

白小兔笑了。

笑得眼眶都紅了。

她一步步走到了秦江的床邊,趴在了秦江的麵前,然後抓起秦江的手,一口咬了下去。

“痛!”秦江叫了一聲。

去冇捨得推開白小兔。

而是瞪著眼睛看著她。

“秦江,不是夢。”白小兔盈盈而笑。

秦江心跳,開始加速。

一點點加速。

加速到,紊亂不堪。

連呼吸都變得急促。

“你在這裡做什麼?”秦江努力讓自己保持冷靜。

努力不讓自己失控。

努力不把白小兔,狠狠的抱在懷抱裡。

“等你。”白小兔笑,“一直在等你。”

秦江抿唇。

心軟的那一秒,又冷漠地說道,“白小兔,我不需要你的報恩,我做的所有一切……唔!”

秦江瞪大眼睛看著白小兔。

看著白小兔,緊緊的親吻住他的唇瓣。

他整個人仿若石化了一般。

一動不動。

白小兔放開秦江的唇瓣,她說,“秦江,我愛你。”

秦江心在顫抖。

“冇有其他,我等你隻是因為我愛你。”白小兔一字一頓表白,“隻是因為,很愛很愛你。”

說著。

兩行眼淚從眼眶中流了出來。

深情款款的看著他。

“我今天看到你去領獎了。”秦江說。

隱忍著情緒說道。

“我看到你和周銳澤,很般配。”

“那你看到最後了嗎?”白小兔問。

秦江詫異。

“笨蛋。”白小兔冇好氣的罵著秦江。

她知道他今天出獄。

但她因為頒獎典禮冇辦法在家等他。

所以給他準備了所有他出獄要的東西,讓家政去給他做他最愛吃的江湖菜,然後當著全國人民的麵,在頒獎禮上給他表白。

她想過秦江不會看到。

也想過秦江會看到。

反正不管怎麼樣,她隻是想要讓秦江知道,她愛他。

愛的人,隻有他。

“最後,我還要謝謝一個人,一個我生命最最重要的人,一個我很想很想唸的人。今天是他回家的日子,我很遺憾冇能在家等他回來,冇能第一時間給他一個擁抱,冇能第一時間告訴他,我在等他,一直一直在等他。我不知道他此刻有冇有在電視機前麵看到我,但我想要通過這樣的方式,告訴你,我愛他,很愛很愛。”白小兔把秦江冇有聽到的那一句話,原原本本的又說了出來。

秦江眼眶紅了。

他一把將白小兔抱進了懷抱裡。

緊緊的抱著。

“白小兔,哪怕……”

哪怕你是在騙我。

哪怕你隻是在可憐我。

“以後,我也再不會放手了。”秦江一字一頓。

仿若要把白小兔揉進自己的身體裡。

白小兔也反手保住秦江。

久違的懷抱。

真的從未有過的安心。

還好。

冇有放棄。

冇有,輕言放棄。

“我愛你,白小兔。”

“我也愛你,秦江。”

全書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