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淑玲看向葉向東,冇有出聲,他可不相信葉向東隻是為了讚美而來。

“真的,大伯母,那方綺瑤真的很漂亮,用之傾國傾城形容在恰當不過了,若是成了,必然葉翔弟弟的福氣……”葉向東由衷的說道。

秦淑玲輕聲說道:“向東,有什麼事情你便直說吧,不必拐彎抹角。”

葉向東冇有不覺得不好意思,說道:“伯母,女子無才便是德,這句話不但實用在古代,也適用於現代,我擔心葉翔弟弟以後的生活處處受到欺辱,所以不讚成這一樁婚事。”

“那方綺瑤更是一個古武高手,單手劈得磚石,一縱可跳四五米之高,便是鐵核桃,她都能輕而易舉捏個粉碎,再加上她是方家方老爺子最疼愛的孫女,很有自己的主見,若是以後與葉翔弟弟在了一起,發生了矛盾,受傷的必然是葉翔弟弟。”

秦淑玲心中不由得活躍了起來,她知道葉向東說得甚是有道理,但是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,不爭饅頭,要爭口氣,不能在有被人左右了,說道:“這是他們以後的事情,再說了,翔兒答不答應還是另外回事,若真的在了一切,我相信翔兒會處理好所有一切的事情,謝謝你,向東。”

聽得秦淑玲如此說道,葉向東眼中不由得一陣冷色閃過,這在了自己的意料之外,他相信隻要他說得其中利弊,自己這個大伯母應當有分寸,應該會答應勸說葉翔拒絕這門婚事,然後他從中插入,獲得美人芳心。

“大伯母,要知道我這一切都是我也葉翔弟弟,方家乃是大家族,方家之女,若是葉翔弟弟實在太過廢物……”葉向東還未說完,便被秦淑玲打斷了。

“你是小輩,我不與你爭論,我知道你很有能力,京城四大公子之一,但是我的兒子不是廢物,若是方家之女看不上,乃是他們有眼無珠!”秦淑玲神情很不好看,一字一句說道,很是不客氣。

葉向東也是見得自己這個柔弱的大伯母第一次生氣,便說道:“這麼說來,大伯母不在考慮,要一條路走到黑了?”

秦淑玲說道:“兒孫自有兒孫福,翔兒曾經受得磨難很多了,已經足夠了,接下來便是他享福的時候了。”

葉向東搖頭說道:“既然如此,我便也不勸說大伯母了,今天的堅持,他朝的惡果,葉翔弟弟若是失了勢,便永遠冇有進入葉家的資格,冇有葉家的庇護,他也就失去了存活的機會。”

既然說道了這份上,葉向東也不客氣了,話中透露著威脅。

秦淑玲眼中不由得閃過一絲掙紮,臉色也不好看了起來,她曾經也是龍國最高兩所學府的高材生,當然聽出了其中意味。

可是他不知道,這一句話,完全落入了門外幾人的耳朵之中。

葉翔眼中閃過冰涼,殺意在醞釀。

葉無定心中也是有著憤怒閃過,這葉向東完全是往葉翔的槍口上裝。葉國誌也是,這完全是要將葉翔推在葉家門欄之外。

“是嗎?”葉翔冷然出聲道。

聽得這個聲音,秦淑玲身體不由得一顫,眼中甚有淚腺,自己的孩子回來了,有兩年冇有見到自己的孩子了,好生想念。

“誰?”

葉向東冇有聽過葉翔的聲音,所以不知道,打斷自己說話,否定自己的意思,好大的膽子。

“首長!”

秦淑玲的女保鏢看到了葉國誌,立馬敬禮,戰得筆直。

不過此刻的葉國誌可冇心思理會她,心中在想辦法如何消去葉翔的怒火。

葉翔輕輕推開了房門,走了進去,跪在了秦淑玲麵前,輕聲說道:“媽,我回來了,讓你擔心了。”

秦淑玲臉上露出溫和的笑容,此笑容世間難尋,是百花齊放,可讓冰雪融化,將葉翔扶了起來,“你個臭小子,不聲不響離開兩年,你知道我有多擔心你。”

葉翔眼睛不由得紅了,認錯道:“媽,對不起……”

秦淑玲打斷道:“兒子不用向媽媽道歉。”

葉翔心中再度一陣顫抖,這便是他媽媽,一生為他勞累的媽媽,點頭道:“嗯,媽,你放心,你兒子不會讓任何人欺負,這個世界上也不會再有任何人敢欺負你,隻要你想做,兒子都會為你做出,天塌下來,兒子都能替你扛著。”

秦淑玲微笑道:“儘說胡話。”

葉翔轉身,看向了葉向東,這個所謂的京都四大公子之一。

葉無定心中焦急,走到葉向東身邊,冷聲說道:“剛纔之言我希望是第一次,若是以後再讓我聽到,我會打殘你,給我滾。”

對於葉無定,說實話,葉向東心中確實有些不敢招惹,葉無定深得葉老太公的喜愛,再加上他的手段,葉向東冇有必勝的把握。

其實葉無定這是在救葉向東,若是葉翔發怒,打他是輕的,廢了他隻是揮手之間的事情。

“葉翔弟弟果然一表人才,今日堂哥還有要事,便先走一步了。”葉向東哈哈對葉翔說道,笑麵虎的本質展露。

葉翔見到這樣的情況,出聲說道:“等等!”

葉無定與葉國誌心中暗暗著急,希望葉翔不要做得太過,將葉向東廢了,那個時候葉翔便真的與葉家到了不可挽回的餘地了。

隻不過對於葉翔而言,那又如何,他豈會在乎?

葉向東停了下來,轉身看向葉翔,微笑說道:“不知葉翔弟弟還有什麼事情?”

葉翔冷著臉問道:“這是第幾次?”

葉向東不由得一怔,有些詫異的問道:“什麼第幾回?”

“你是要我給你提醒一下嗎?”葉翔眼中閃射出冰冷。

“我真的不知道葉翔弟弟說的是什麼……”葉向東還未說完,便一聲清脆之響響起。

隨後葉翔的身影消失,來到了葉向東的身邊,一手將之捏了起來,輕聲說道:“你真的以為我不敢造次是嗎?你以為你玩耍的這些小動作我便不知道嗎?冇有人趕在我媽媽麵前說三道四。”

秦淑玲見得葉翔出手,心不由得提了起來,葉無定與葉國誌也是心顫抖了幾下,不停的祈禱,希望葉翔不要做得傻事。

葉翔冷聲問道:“想起來了嗎?”

葉向東此刻有一種感受,死亡,真正的死亡威脅。

葉翔敢殺他,這是他心中切身體會。

葉翔的力道越來越大,也越來越狠。

葉向東臉色不斷變化,變成了醬紫色。

“翔兒,鬆手。”秦淑玲出聲說道。

葉翔鬆開了手,冷聲說道:“我不管你是誰,也無論你背後有什麼大的背景,請給我記住了,如若再是此般,我會讓你後悔來到這個世界上,滾!”

葉無定與葉國誌暗送了一口氣。

不過葉向東還未離去,冷眼的看著葉翔。

葉無定暗暗著急,喝聲道:“還不走嗎?”

“我會走,但是今日之辱……”葉向東便要說道狠話。

“你覺得你受到了侮辱?”葉國誌說話了。

葉無定與葉向東的眼裡不過如此,但是葉國誌就不一樣了,他是國之利刃,一言一行都是虎嘯龍行,心中很不甘,難道這位軍神已經倒向了葉翔了嗎?那麼他在葉家獲得得權力便會越小了。

葉國誌道:“憑你剛纔之言,你便該,那是你該與長輩說話的態度嗎?自己回去好好反省一番,若是膽敢私下耍得些無恥手段,我不會給任何人麵子。”

葉向東咬牙,冇有說話,轉身離去,葉無定的話他可無懼,葉翔的話他也可當做為聽見,但是這葉國誌的話,無須牢記於心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