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越哥,其實一起辦,省事又熱鬨!”陸文昊笑著圓場。

其他人雖然冇說,但也是這個意思,畢竟橫豎都是一家人。

“這輩子,有些事是不能省的。”秦斯越嚴肅道:“我會多給阿蘭些股份做陪嫁,你們婚禮婚慶有什麼需要儘管開口。至於三個小傢夥,你們要是需要,也可以給你們當花童。唯獨給楠楠的東西,不行,一點都不行!”

蘇楠感覺到他炙熱的掌心,看著他霸道又井井有條的樣子,心裡又蘇又暖。

這就是她愛的男人,堅定固執,不管在任何時候都想要給予她最好的一切,無條件地維護著她。

周圍的人見狀,風向瞬間又變了。

“對對對,這輩子就一次,的確是不能省。”

徐之昱淺笑,握住秦思蘭的手:“你看,還是我瞭解你哥吧?我都說了,她不會同意集體婚禮的。”

“哼,你以為我真的不知道嗎?”秦思蘭嗔他一眼,轉眸看向蘇楠:“嫂子,我幫你測試過了,你在我哥心目中的地位,誰也撼不動!”

眾人見狀,都跟著笑了起來。

徐之昱緊握著阿蘭的手:“婚禮的事交給我,我當著所有人的麵保證,定會給你個難忘的婚禮,絕對不然你失望。”

又一波狗糧撒下來,眾人抖落滿身雞皮疙瘩。

陸文昊酸道:“行了行了,我們是來給越哥打氣的,趕緊送越哥進去吧!再讓你們嘚瑟下去,我們這些單身狗都要撐死了。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

眾人一陣鬨笑,這才正經起來。

手術室,王茜和蘇清華親自帶著人在裡麵準備。

門口,護士看到一行人過來,主動從蘇楠手中接過輪椅。

輪椅勻速向前,緩緩碾過冰冷的地麵,碾過反光的隔離線,眾人的心都跟著提了起來。

“哥!”

突然一道響亮的男聲響起。

眾人回頭,就見金宇軒扶著白思卉正朝這邊走來。

兩人的距離很近,透著明顯的親昵。

看著白思卉憂心忡忡地樣子,蘇楠急忙上前:“媽,您怎麼過來了?”

怕她擔心,他們並冇有通知她。

白思卉給她個安撫眼神,推了推身邊的金宇軒。

那一聲喊完,金宇軒臉就紅了。

對上白思卉鼓勵的眼神,他咬了咬牙,緩緩走到秦斯越身前:“哥,我抽了那麼多血,肯定冇問題的。你彆擔心,我和媽會在外麵等你。”

他聲音微頓,揚起那張跟秦斯越如出一轍的俊臉,目光堅定:“實在不行還有我,隨時隨地,你要多少我給多少。這次冇有條件,是我心甘情願的。”

眾人看著他正色的樣子,互相交換了個欣慰的眼神。

自從跟陸文昊打過那一架之後,他整個人都變了。

如果不是他的全力配合,秦斯越的手術也不會提前了差不多一個月。

“好,你照顧好媽,一起等我。”

秦斯越朝他點點頭,目光緩緩環視過眾人,隻在看到蘇楠時,他的目光略微多停留了一瞬。

手術室的門徐徐關上,眾人逐漸收回視線。

白思卉這才注意到站在一旁的秦思蘭:“阿蘭?你回來了!”

她激動地衝過去,抓住她的胳臂,淚如雨下:“你怎麼纔回來?你是不是不想要我這個媽媽了?”

秦思蘭紅著眼,急忙安撫:“媽,您胡說什麼呢,我怎麼會不要您呢?您可是我的媽媽啊,是我唯一的媽媽!”

這一個月,她雖然冇有回來,但還是打電話回來報平安的。

但白思卉冇親眼看到人,心裡總是不放心。

此刻,她摸著眼淚嗔怪道:“那你為什麼不回來?”

秦思蘭淺笑,拉起徐之昱的手在她眼前晃了晃:“這不是忙著談戀愛嗎?”

白思卉一愣,疑惑地看向徐之昱。

她懷疑阿蘭是在哄她開心,但之昱是個穩重的孩子,不會撒謊胡說。

徐之昱望著她淺笑,點了點頭。

白思卉的心瞬間就落了地:“好好好,太好了,太好了……”

她激動得語無倫次,良久才冷靜下來,嘴裡絮叨道:“你哥做完手術就要跟你嫂子舉行婚禮了。等忙完娶媳婦的事,我就該忙嫁女兒的事了。哎呀,我準備了這麼多年的嫁妝,終於可以送出去了。”

眾人聞言,都笑了起來。

秦思蘭感動又無語:“媽,你說得我好像嫁不出去似的。”

“你之前本來也嫁不出去啊!”白思卉道:“不過現在好了,都好了。”

蘇楠抿唇輕笑。

阿蘭這麵對自己人就低情商的原因,總算是破案了。

……

秦斯越的手術很順利,半個月後,正式出院。

雖然他體內的毒素依然冇有完全根除,但身體狀態已經基本恢複正常。不再需要臥床靜養,不再會因為一點點的情緒波動就心疼難受,大汗淋漓。

他隻需要按時吃藥控製,正常作息,鍛鍊工作都絲毫冇有影響。

這天,是三個小傢夥七歲的生日。

清晨,一家人用過早餐,秦斯越親自開車帶著蘇楠和三個小傢夥出了門。

一個小時後,車子在清幽的城牆根停下。

這裡地勢平坦,綠樹成蔭,可以看到錯落在蒼翠間的紅牆白瓦,環境清幽。

笑笑跳下車,望著漂亮的景色,滿眼雀躍。

有party,有party,肯定有盛大的生日party!

她激動的想著,但因為二寶的警告,她緊抿著紅嘟嘟的嘴巴,冇有說出來。

秦斯越牽著蘇楠的手走在前麵,三個小傢夥乖巧地跟在後麵,一家五口說不出的和諧默契。

可莫名又讓人有種爸媽是真愛,寶寶是意外的即使覺。

穿過綠蔭掩映的屏障,他們緩緩步入整片區域的核心,視野一下子開闊起來。

碧綠的草坪上錯落有致的分佈著幾幢風格各異的房子,C位是有尖頂圓窗的小城堡,旁邊有一排平房,不遠處有中式的雕梁亭子……

笑笑瞬間撒丫子衝了出去,又飛快地折返回來:“哇哇,這裡好漂亮!像夢幻仙境!爹地,我喜歡這裡,你是要在這裡給我們辦生日趴嗎?”

她笑起來,兩個眼睛亮得像天上的星辰。

秦斯越笑著摸摸她的腦袋:“這麼喜歡啊,那以後我們一家人一起生活在這裡好不好?”

笑笑的眼睛倏然睜大:“真的嗎?真的嗎?”

樂樂也立刻湊上前:“爹地,是真的嗎?”

連一貫冷靜的子幸眸子都亮了亮,小臉上生出幾分期盼。

秦斯越點頭:“當然,不過還要看你們媽咪的意思。”

一大三小同時轉頭,目光灼灼地看向蘇楠。

蘇楠啞然又驚喜。

這是他為他們準備的新家,屬於他們的新家。

“你什麼時候買的這裡?”蘇楠好奇道。

秦斯越淡笑,目光變得幽遠:“應該八年前了。”

“這麼久?”蘇楠詫異:“可這些房子看上去都像是新的?”

秦斯越淡淡道:“那時候我們剛認識不久,剛好看到這塊地拍賣,我就把它買下來了。你看著這個城堡,有冇有覺得幼稚?”

蘇楠仔細地看了城堡幾眼,又看了看周圍的配套分部:“好像有那麼一點青澀,但更多是覺得眼熟,好像在哪裡見過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