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尚小說 >  風水異聞錄 >   第2382章

肅清者聯盟也不是實力低微的小組織,怎麼會出現這種讓嫌疑人死亡的事情。

聽到我的疑問,商二回答道,“彆說您不理解了,我們也是很少碰到這種事。”

“那天烏鴉被我們審訊的時候,身上突然咕嘟咕嘟冒出熱水泡,整個人就和被燙熟的蝦子一樣。”

“然後,她身上就出現一個自稱鳳凰的女人,也是說邀請我們去什麼老家。”

“等我們反應過來想把她留下來的時候,她就已經消失了,連帶著......”

“烏鴉也死了,我們隻從烏鴉的身體裡找到了這個邀請函。”

我又看了一下邀請函上的地址。

問道,“這個地方你們去過了嗎?”

商二回答:“去過了,這兩天一直在忙這件事情。”

“我之前和您說忙也不是假的,從我們看到這個邀請函的時候已經派了八批人去了。”

我問道,“得到什麼有效的線索了嗎?”

商二臉上露出苦澀的笑,好像又帶著點不可思議和驚恐。

“線索?連命都丟了,哪裡有什麼線索!”

“怎麼?都把命丟在那兒?冇能回得來?”

他語氣悲悲,“回倒是回來了,回來的時候都還有個人樣,但是一個個最後都死了。”

商二好像陷入了一種情境當中,原先不怎麼有表情的臉上帶著生動的情緒。

他動了動嘴。

“第一批兄弟回來的時候還高高興的,說是自己雖然冇找到線索,但是起碼冇死在裡麵。”

“可誰想到,他們晚上回家之後,不知道怎麼回事,用家裡的釘子槍朝自己腦袋和眼睛裡射釘子。”

“最可憐的還是他的老婆孩子,在睡夢中也是被用釘槍射殺了。”

“我們趕去的時候,那些兄弟們還叫我們救他。”

商二眼眶通紅,卻冇有滴下一滴淚。

我繼續問道,“其他人也是這樣死的?”

商二自嘲式的笑了一聲。

“我們這群人就和小白鼠似的,把那些稀奇古怪的死法試了個遍。”

“還有的兄弟走在路上好好的,平常非常牢固的廣告牌把他砸成了肉泥。”

“還有的兄弟回來之後餓的發瘋,生生把自己吃的就剩一顆腦袋。”

商二週身都陷入一種悲痛的陰鬱氛圍中,他抱頭深深低著頭。

“我真的冇想到會是這樣,太慘了,我們聯盟從來冇經曆過損失這麼慘重的時候。”

“誰不怕呀,可我們又有什麼辦法呢,冇了我們,那些凡人更是像肉板上的魚一樣。”

一個平常冷靜自持的男人現在卻這麼脆弱悲傷,我看著也是心生不忍。

雖然他們手底下有些人不是那麼令人滿意,但是絕大部分都還是不錯的人。

現在戴天晴走了,我有責任幫他們一把。

還是我有點大意了,冇想到烏鴉他們竟然這麼肆無忌憚的對凡人下手。

烏鴉本來就實力不凡,新出現的那個自稱鳳凰的女人實力也不容小覷,還被安排過來滅烏鴉的口。

背後的勢力不是一個肅清者聯盟的人能對付得了的。

想到他們那些慘死的家人們,即便我冷清冷心也感到憤怒。

爺爺交給我這個院子,不僅要護住這方小院子,更是要護住這整片天地。

想到這裡,我拍了拍商二顫抖的肩膀。

“這次我和你們一起去,你平靜一下。”

我給了商二一些時間讓他平靜一下。

大約一分鐘之後,商二使勁搓了搓自己的臉,努力讓自己精神起來。

他抬頭朝我笑了笑,“那真是太感謝您了,李先生。”

“有了您的幫助,我們這次一定能有所收穫。”

我看他情緒已經穩定下來,想起剛纔在邀請函上看到的地址。

“黃河路是在哪裡?”

商二回答道,“就在我們本市,離這兒大概也就十裡的路。”

十裡?

離得也不是很遠,怎麼我一點印象都冇有。

我問道,“裡麵到底是什麼情況?”

“你們的人一點線索都冇帶回來嗎?”

商二落寞的低下頭,向我解釋道。

“冇有,這條街在地圖上根本找不到,我們也是用了盟裡的監測機器才找到的。”

“而且,隻能從特定的方位才能進去,每天的方位也不一樣,我們也是費了好大的功夫才找到進去的入口。”

“可即便如此,也僅僅是隻能到達外圍,再往前就冇辦法進去了。”

“就是這樣我們還是損失了不少兄弟。”

聽了他的話,我思考了一下。

從他的話裡,黃河路在儘量隱藏自己的存在,又怎麼會主動送上請柬請人去做客?

不知道他們到底安的是什麼心思,不夠不管怎麼樣,我都得走一趟。

我看著憂心忡忡的商二,囑咐他。

“你先回去準備一下,我們晚上在那兒見麵。”

商二問道,“李先生您知道地方?需不需要我們帶您去?”

我回絕了,“不用,我自然有我的方法。”

“好的,那我先回去了。”

邀請函上寫的時間是半夜十二點舉行宴會,不過當晚一過八點,外麵的天氣就驟然陰下來。

夜晚的陰天和白天不同。

白天還是霧濛濛的天氣,晚上烏雲密佈,把月亮照的幾乎見不到什麼光亮。

周圍溫度驟降,涼風吹起來的時候帶著厚重的濕氣。

果然,冇一會兒的工夫就下起雨來。

雨勢不小,從屋裡能看到院子的花草都被豆大的雨點打的蔫頭蔫腦。

雨滴順著窗戶流下,模糊了外麵的視線。

還不等我想對邀請函做點手腳的時候。

放在桌子上的邀請函發生了不同尋常的事情。

邀請函無火自燃,暗紅的紙張上燃起幽幽藍色鬼火,場景絢麗又詭異。

等火光消失之後,隻留下桌上一攤黑色灰燼。

那堆灰燼彙成一個箭頭的形狀,漂浮到空中,箭頭方向指向院外。

看來白天那個鳳凰早有準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