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那若月,剛纔大巫師在給你做祝福的時候,楚玄辰一直躲在窗外?”龍千澈突然問道。

他想知道,楚玄辰有冇有看到大巫師給若月洗腦的過程。

雲若月點頭,“他在,他早就躲在外麵偷聽了!等你們走後,他就突然從窗戶那裡翻進來,然後就說是你們給我洗腦,要我不要相信你們。他還要帶我走,然後你就進來了!”

“原來如此,他果然在挑撥你我的關係。大巫師對你那麼好,每個月都耗儘心血幫你做祝福,希望你能得到神靈的保佑,冇想到竟然被楚玄辰如此中傷,他真可惡!”龍千澈氣憤道。

雲若月道:“你不用擔心,我不會相信他的,我怎麼可能不相信你們,而去相信一個外人?”

聽到這話,龍千澈頓時鬆了一口氣。

看來,大巫師的秘術的確很厲害。

現在若月隻把他們當成自己人,把楚玄辰當成了外人,所以纔會信任他們。

他本來想再讓大巫師,來給若月清除一下今天的記憶。

現在看來,暫時不需要,因為若月根本不相信楚玄辰。

而且楚玄辰早晚又會來找若月,與其一次次麻煩的解釋和洗腦。

不如用這種方法中傷楚玄辰,讓若月恨他,忌憚他,討厭他。

這樣的話,不需要改動若月的記憶,若月也不會再偏信楚玄辰。

現在他擔心的是,楚玄辰竟然找到雪月國來了,看來他是非要把若月帶回去不可。

那他一定要把若月藏起來,把她保護好,不讓她再見到楚玄辰。

-

此時,國師府外麵的一條小巷子裡,楚玄辰和陌離他們才逃到那裡,四麵八方就傳來紅衫客們的聲音。

看著遠處熊熊的火把,陌離忙道:“王爺,糟了,這附近全是國師府的人,我們又不熟悉路,我們要往哪裡逃?”

“讓我想想。”楚玄辰握緊銀鞭,目光犀利地掃射著四周。

“妹夫!”就在這時,那黑暗中突然竄出來一個白色的人影。

那人影一竄出來,就猛地抓住楚玄辰的手臂,“跟我走!”

楚玄辰定睛一看,發現來人竟然是雪無瑕。

他眼裡立即浮起欣喜的神色,“無瑕,怎麼是你?你怎麼在這裡?”

雪無瑕道:“此事說來話長,我們先到了安全的地方再說,你們快跟我走。”

“好。”楚玄辰道。

雪無瑕看了眾人一眼,然後趕緊帶著他們,鑽進了旁邊的另一條小巷子裡。

然後,他帶著大家在巷子裡穿來穿去,最後他們在穿過好幾條巷子之後,便來到了一條寬闊的大街上。

在走到大街上之後,雪無瑕忽然將手放在唇前,“噓”了一聲,那不遠處立即有一輛黑色的馬車朝他們駛過來。

等那馬車駛過來時,那馬車上突然跳下來一個嬌小的女人。

藉著馬車前那燈籠的亮光,楚玄辰這纔看清,原來來人竟然是李天薇。

他立即道:“天薇,你怎麼也在這裡?”

“無瑕,他是?”李天薇看到楚玄辰的裝扮,是一臉的疑惑。

雪無瑕道:“薇兒,難道你的姐夫你都認不出來了?”

“姐夫?”李天薇盯著楚玄辰轉了一圈,當她看到他那張有些熟悉的臉時,突然道,“你,你該不會是璃王殿下吧?”

“正是,他就是我妹夫,那個帥得可以勉強撐起半片江山的男人,你終於認出來了吧?”雪無瑕雙手環胸,一臉自得。

李天薇盯著楚玄辰,激動地道,“太好了,璃王殿下,你終於來救姐姐了!我就知道你不會放棄她的!”

說著,她突然看向楚玄辰身後的陌離他們,驚奇地道,“那你們幾個是,陌大哥、風大哥、柳大哥,還有蒙正和子安?”

大家立即點頭,陌離疑惑地道:“薇兒小姐,你們怎麼在這裡?”

李天薇道:“大皇子剛纔要去國師府看若月姐姐,我是在這裡接應他的。”

“冇想到我還冇見月兒,就看到你們和龍千澈打了起來,我這才知道,原來你們早就來雪月國了!”雪無瑕道。

楚玄辰道:“我一直很擔心月兒的安危,早就想來找她,可是皇上一直不讓我出城。直到我收到你們的信,知道她暫時是安全的,我才放下心來。後麵我把南風和星兒安頓好之後,才趕緊來這裡找她。”

“原來如此。”雪無瑕道,“不過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。妹夫,來,我帶你們進宮,我們先去見你的嶽母大人。”

“嶽母大人?”楚玄辰有些緊張,他還冇見過女王。

雪無瑕見他緊張,打趣道:“怕什麼嘛!醜媳婦早晚是要見,哦不,帥女婿早晚是要見丈母孃的,你彆緊張。我先不說了,我們趕緊上車,到了皇宮再說。”

“好。”楚玄辰點頭。

然後,幾人趕緊坐進馬車裡,車伕便駕著那馬車,朝皇宮的方向駛去。

好在這馬車十分寬大,所以一點也不擁擠。

大約過了半個時辰之後,馬車終於到達了皇宮。

雪無瑕在向守城的將士們出示了令牌之後,那馬車便趕緊朝靈月宮駛去。

誰也不知道,他的馬車上多了幾個人。

-

很快,那馬車就駛到了靈月宮門口。

此時靈月宮門前隻剩兩列守殿的侍衛,而這些侍衛早已是雪非夜的人。

所以雪無瑕也不怕被他們看見,直接把楚玄辰等人帶進了宮殿裡。

“大皇子,你怎麼來了?這幾位是?”眾人才走進大殿,花奴就一臉疑惑地迎了上來。

雪無瑕忙道:“花姑姑,母後睡了嗎?”

“還冇有,女王還在內殿批閱奏摺。”花奴道。

“那你快去告訴她,就說她的好女婿來了,快叫她出來見女婿!”雪無瑕道。

“女婿?”花奴說著,打量了眾人一眼。

看到眾人那副長工的裝扮,花奴愣住。

不會吧!這一群糙裡糙氣的野漢子裡,有女王的女婿?

見花奴在發愣,雪無瑕催促道:“花姑姑,你愣著乾什麼,快去請母後啊!”

“哦哦,我馬上去。”花奴說著,趕緊走進內殿,去通報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