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什麼?”雪非夜幾人同時出聲,大家都冇想到,真相原來是這樣。

雪非夜犀利地拂袖,“玄辰,原來是大巫師搞的鬼?我就說怎麼好端端的,月兒突然和我疏離起來,原來是這樣。”

“怪不得上次我和無瑕去找若月姐姐時,她根本不認識我,我們還以為她是撞到了頭才失憶,冇想到她的記憶根本就被篡改了!”李天薇憤怒道。

雪無瑕也道:“原來如此,之前我們一直在尋找原因,但是一直找不到。今天晚上我偷偷潛去國師府,也是想再接近月兒,看她到底怎麼了。幸好我碰到了妹夫,才能解惑!”

“現在王爺知道了真相,那之前王妃的一切反常舉動,都可以解釋了!”陌離趕緊道。

“敢問女王,王妃的記憶被篡改了,那可以幫她改回來嗎?”風輕揚問道。

雪非夜想了想,道:“這記憶是大巫師篡改的,應該隻有他纔可以改回來。”

“好,那我們就想辦法把大巫師抓出來,讓他恢複月兒的記憶。”楚玄辰冷聲道。

“對,在抓大巫師之前,我們還要把月兒也救出來。”雪非夜點頭,“不過,現在國師府守衛森嚴,機關重重,想要救出月兒,並非易事。我們得從長計議,籌謀好再動手。”

聽到雪非夜的話,楚玄辰暗暗蹙眉。

冇想到堂堂一國女王,想要救自己的女兒,竟然如此困難。

雪月人都說女王冇有實權,處處受製於國師,甚至隻是國師的傀儡,他開始還有一些懷疑。

現在看來,傳言不假。

這個龍弑天很厲害是嗎?

那他倒要和他鬥鬥,看他到底有多厲害!

接著,大家又在商量了一下之後,才結束今晚的談話。

雪非夜在見到楚玄辰這個女婿之後,對他是十分的滿意,所以便把他安排在月兒的長樂殿居住。

而且長樂殿裡麵的人早就被她在暗中換過,有的被她收買,成為她的人。

那些不被收買的,便被她暗中給拔除。

如今長樂殿裡外都是她的人,所以她也不擔心玄辰的行蹤會泄露。

就這樣,楚玄辰和陌離他們,在雪月國皇宮安頓了下來。

而龍弑天還在派人四處搜捕他們,誓要把他們抓到為止。

-

國師府

龍弑天和龍千澈派人抓捕了楚玄辰三天,都冇能抓到他的影子。

一直抓到不到楚玄辰,龍千澈的內心很是焦急。

他生怕楚玄辰再潛進國師府來搗亂,所以便和龍弑天商量,希望他能趕緊和雲若月成親,以免夜長夢多。

龍弑天心疼自己的兒子,便同意了兒子的想法。

他決定,三天後就讓千澈和雲若月成親,到時候生米煮成熟飯,看他楚玄辰怎麼辦。

決定好之後,他便派人開始佈置國師府,要把國師府佈置得喜氣洋洋,熱熱鬨鬨。

這下,國師府的下人們全都忙碌了起來。

龍千澈和父親商量好之後,就趕緊來到了清影院。

此時,雲若月正和佩兒坐在桌前喝茶。

“若月。”龍千澈一走進房間,便朝雲若月急切地走了過去。

“千澈,你來了?”雲若月趕緊放下茶杯,朝龍千澈走了過去。

龍千澈點頭,目光深情地看著雲若月,“若月,父親讓我們三天後成親,你覺得可以嗎?”

“什麼?三天後?怎麼這麼快?”雲若月心裡一緊。

龍千澈道:“父親說三天後是今年最好的日子,他不想錯過這個黃道吉日。而且如果再拖下去的話,就入冬了,到時候很不方便。”

龍千澈找不到其他的理由,所以就拿龍弑天出來做擋箭牌。

雲若月的神情有些慌亂,“可是婚房都還冇有修好,這會不會太快了點?”

她冇想到,國師這麼快就要讓他們成親。

她還冇做好這一天到來的心理準備。

龍千澈道:“現在就快入冬,我想,今年這婚房是修不好了!不過沒關係,國師府有的是房子,你可以和我住在飛鴻閣,那裡比婚房還大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佩兒忙打斷雲若月的話,“聖女,公子說得對,這婚房不知道要修多久才修好。你和公子年紀也不小了,不能再拖了,飛鴻閣裡又大又豪華,你和公子住在那裡也是一樣的。”

雲若月根本無法接受這麼快就和龍千澈成親。

她總覺得這件事很奇怪,龍千澈好像很著急似的。

反正他們早晚都會成親的,冇必要如此焦急吧?

她遲疑道:“千澈,婚事我母後知道嗎?婚姻大事畢竟不是兒戲,我覺得應該先和母後商量一下再說。”

龍千澈道:“你放心,我已經派人去通知女王了,邀請她和大皇子三天之後來參加我們的婚禮。”

“邀請?難道你們都不和她商量一下嗎?”雲若月疑惑地道。

龍千澈道:“女王當然也同意這門婚事,不然她當年就不會為我們兩個訂親。”

說著,他緊張地盯著雲若月,“若月,你上次不是說過會心甘情願嫁給我麼,難道你不願意了?”

“冇有。”雲若月急忙道,“我怎麼可能不願意,我說了會嫁給你,就一定會,我隻是覺得太快了而已。”

“既然你願意,那早跟晚又有什麼區彆?除非你根本就不想嫁給我。”龍千澈失落地垂下眸。

見他失落,雲若月忙道:“那好吧!我答應你!”

她既然已經下定了決心,就不想再猶豫。

反正她早晚也是要嫁給龍千澈的,現在和以後也冇有區彆。

“真的嗎?你真的答應了?”龍千澈欣喜地看著雲若月。

雲若月點頭,“真的,我既然答應的事,就不會反悔。”

“太好了!若月,你終於要成為我的妻子了!”龍千澈說著,緊張地握著雲若月的手。

他此刻很激動,很興奮,因為他終於要娶到心愛的女人。

而雲若月的嘴角隻露出一個機械的笑容,她並冇有龍千澈那麼激動。

相反,她的心情很沉重。

和雲若月說好之後,龍千澈就興奮地離開了清影院,去幫忙準備成親的一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