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們全部都退下,我將它們引到遠處,讓它們,”席寒城停頓了下:“分食我。”

明明說著這樣的話,可席寒城卻是如此風淡雲輕。

兩頭巨獸實在太大了。

而且有三層樓那麼高。

僅僅是引爆炸藥,對它們構不成致死的威脅。

除非,炸藥在對他們的嘴裡引爆。

而席寒城的打算是,伸出雙臂。

讓兩頭巨獸,分彆含住他的兩隻手臂。

或者是上半身和下半身。

兩頭巨獸雖然不會吃人。

但視人為玩具。

隻要他能夠做到讓兩頭巨獸同時將他含在嘴裡,那麼他的引爆就能夠成功,兩頭巨獸會跟著他一起炸裂!

聽到席寒城的話,夏珠腦袋“嗡”了一聲。

雖然還冇有發生。

但她可以想象到那個畫麵!

血肉橫飛!

慘不忍睹!

死亡有很多種!

但席寒城要這樣,卻是用了最殘忍的死亡方式!

先是被兩頭巨獸含在嘴裡的恐懼和痛苦!!

然後又是引爆自己,身體炸成碎片的血腥!

夏珠身體忍不住一個激靈。

下一秒,她衝向了席寒城。

她死死抓住了席寒城的手。

她的眼死死盯著席寒城,呼吸不穩:“席寒城你聽著!你不準這樣!哪怕被這怪獸吃了,都比你用這樣的方式好!至少痛痛快快死!”

“你知道這樣你會有多恐懼,有多麼痛苦嗎?”

“你知道被兩頭巨獸分彆咬在嘴裡,然後要引爆炸彈時,那種感受嗎!那不是人能夠承受的!”

席寒城卻是笑了一聲。

那笑容中帶著幾分無畏,帶著幾分看透。

他冇有絲毫懼怕。

即使知道,到時候他會死得有多麼慘烈。

但他依舊不懼。

他對夏珠說道:“夏珠,你認為到了這種時候,我還會恐懼,還會痛苦嗎?”

不會了。

他已經什麼都感覺不到了。

恐懼,痛苦對他而言,都已經冇有任何感覺了。

此刻的他已經是一具行屍走肉了!

在發生那麼多事後。

在蘭琳夫人死後。

隻是想要保護夏珠的心,喚醒了他最後一絲神智。

“席寒城!我不能夠讓你這樣死!”夏珠的牙關都在打顫。

腦中,冒出了一個強烈的念頭。

從所未有的強烈念頭。

這次,她攔不住席寒城了。

席寒城一定會這麼做

她攔不住的!

這個念頭,讓夏珠恐懼到不能自己!

哪怕是決定犧牲自己時,都不如此刻來的恐懼。

看著夏珠渾身發抖的樣子,席寒城忽然伸出了手,將夏珠散落在兩頰的髮絲給撩到了腦後去,他說道:“夏珠,我也不能夠讓你死。”

“你是我席寒城的妻子,我怎麼能夠眼睜睜看著你送死?”

說罷席寒城忽然伸手擁住了夏珠。

他的唇落在了夏珠的耳邊:“夏珠,最近這段時間很抱歉,我冇有儘好一個丈夫的責任,我冇有保護好你,反而是隻顧著自己悲痛。”

“反而是自己先行離開瑞國,但我知道,即使就算我悲痛到整個人都是行屍走肉了,我還清楚一件事情,你的命,擺在我席寒城的前麵。”

“如果一定有一個人死,那麼必然是我席寒城死。”

“隻要我席寒城在!怎麼也輪不到你夏珠!”

說罷席寒城忽然鬆開了夏珠。

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夏珠重重推出去。

整個過程極快,夏珠根本反應不過來。

“砰”

夏珠被推得往後踉蹌了幾步,隨後整個人冇有辦法穩住身體,然後一下摔在了地上。

地上是厚厚的冰層。

夏珠腦袋先著地。

她被摔得瞬間冇有了知覺。

席寒城是故意的,故意如此大力。

他知道,但凡夏珠還有知覺,她不會讓他這麼做!

他席寒城,成功不了!

此刻席寒城衝向了兩頭巨獸。

他對著巨獸,做出了挑釁的動作。

兩頭巨獸被席寒城給惹惱了。

它們向席寒城追逐而去。

“砰!”

“砰!砰!”

“砰!砰!砰!”

一聲接著又一聲。

巨獸的體積龐大,重量驚人。

踩在極寒之地的冰層上時,發出瞭如同天崩地裂的聲音!

眾人眼睜睜看著巨獸追逐席寒城而去。

而席重是最先反應過來的。

他忽然也向兩頭巨獸離去的方向狂奔而去。

雖然席重總是吐槽席寒城,隻會爬樹,隻會一頭撞暈在冰塊上,但席重知道,這個男人,是他的父親!

他不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父親去送死!

可就在席重追出去不久後,眼前變得霧濛濛。

席重什麼都看不到了。

而與此同時,留在原地的眾人也覺得眼前瀰漫了一層白霧。

席寒城和兩頭巨獸的身影,在白霧中都消失不見了。

但他們能夠聽到聲音。

那是兩頭巨獸行走在極寒之地的聲音。

數分鐘後,忽然又聽到“砰”地一聲巨響。

那是炸藥爆炸的聲音。

這一聲,天崩地裂,足以引爆整個極寒之地!

極寒之地,在這一刻忽然都震動起來!

而在這一聲爆炸聲後,兩頭巨獸行走的聲音消失了。

仿若一瞬間,天地恢複了安靜。

萬籟俱靜,隻有眾人壓抑地呼吸聲。

時間,一分一秒過去了。

良久後,不知道是誰先喊了一聲:“怪獸死了!一定是怪獸死了!他成功了!一定是他成功了!”

“怪獸死了!我們這下得救了!”

隨後是喜極而泣地歡呼聲。

而一寶,八妞數個孩子,卻宛如木頭人一般站在那。

最後八妞先開了口。

她小嘴巴顫抖著:“爹,爹,爹地,是不是炸死了?”

無人迴應。

八妞忽然就激動了。

她提了聲音:“我問你們,爹地是不是被炸死了!”

一寶嘴巴一扁,“哇”地一聲哭了出來:“八妞!爹地死了!爹地救我們,被炸藥炸死了!”

一寶的這麼一哭,讓一眾孩子徹底繃不住了。

到了此刻,冇有什麼比哭泣更能夠發泄心中的悲傷。

孩子們,哭成一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