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七十二章

你不夠資格入內

對於祝融和共工的行蹤軌跡,葉辰無從察覺,其餘人更是全然不知,此刻整個香格裡拉島,都在全麵籌備葉星的婚禮,而葉辰藉著這個空閒的時間,準備帶著肖雯玥和李清瑜到海上遊玩,好好看一看這“世界第一海景”!

三人來到海邊,正準備租一艘小型遊艇,正在這時,旁邊一個聲音卻是突然傳來,帶著幾分驚喜。

“玥玥?”

聽得有人叫自己,肖雯玥當即回頭,隻見在不遠的碼頭處,正站著一個身材高挑的清麗女子,女子跟肖雯玥差不多年歲,麵上不施粉黛,隻是畫了淡淡的眼影,但卻掩不住其綽約風姿,姣好的麵容上掛著一抹淺笑,雖比不上肖雯玥和李清瑜,但儼然也是一個百裡挑一的大美人。

她穿著一身波西米亞風的夏裝,長裙飄飄,正對著肖雯玥招手。

看到女子,肖雯玥先是愣了一下,隨即便是快步走了過去,也是帶著幾分喜色。

“小蕁?是你啊,這麼巧嗎?”

名叫小蕁的女孩,雙目澄澈,微笑道:“真的是你啊玥玥,我還以為我剛纔認錯人了呢!”

兩女相間,帶著幾分寒暄的意味,顯然是許久不見的老相識。

兩女聊了幾句,肖雯玥當即對葉辰招了招手,葉辰跟李清瑜這纔跟了過來。

肖雯玥指著女孩,對葉辰介紹道:“阿辰,這是我的小學同學兼同桌,也是我們班當時的班長,柳千蕁!”

說完,她又對柳千蕁道:“小蕁,這是葉辰,我跟你提過的!”

說到此處,她眼角有些羞怯地掃了葉辰一下,麵上飛起一抹紅霞。

“你好!”

葉辰對柳千蕁和善一笑,打過招呼,倒是柳千蕁,美眸當即回望,暗暗打量著葉辰。

她跟肖雯月小學同學六年,雖然之後回到了自己家所在的城市讀書,但初中高中兩人也常有聯絡,對於肖雯玥的性格,家世,她極為瞭解,十分清楚這個小學的同桌的優秀。

以肖雯玥的眼界之高,會無數次在她麵前提起葉辰,一副非君不嫁的模樣,讓她早就對葉辰產生了十二分的好奇,隻不過,肖雯玥僅僅是提起葉辰的名字,但卻從未提過葉辰的身份,是以她並不知道葉辰到底是什麼人。

銀髮,一身樸素,乾淨自然!

這是柳千蕁對葉辰的第一印象!

頓了數秒後,她大方的伸出了手:“你好,早就聽玥玥提起過你,今天終於得見真人了!”

“想不到,你跟我男朋友一樣,也是‘帝王粉’呢!”

葉辰毫不扭捏,跟她輕輕一握,手掌一觸即分,同時奇怪道:“‘帝王粉?’那是什麼?”

看到葉辰如此反應,柳千蕁表情變得極為古怪,眼神也變了幾分。

“你把頭髮染成這個顏色,難道不是模仿葉帝王嗎?”

聽得柳千蕁此話,葉辰更加疑惑了。

“我模仿葉帝王?”

他止不住轉頭看向肖雯玥,肖雯玥止不住捂嘴偷笑,趕忙在他耳邊輕聲解釋,葉辰這才明白過來。

原來,在上一次他斬滅世界聯盟諸多強手以來,他的形象,便是被網絡瘋傳,成為了全世界年輕人的偶像,他的粉絲們更是自成一個團體,稱為“帝王粉”!

這些帝王粉們,無數人都是模仿他的樣子,故意去將頭髮染成了銀色,就為了致敬偶像,而前不久葉辰一劍橫天,滅殺域外修士和外星戰鬥機器,更是讓這一潮流上升到了頂峰。

現如今,便是走在大街上,滿頭銀髮的青年一抓都是一大把,顯然柳千蕁將他當成了眾多“帝王粉”的其中之一。

想到這裡,葉辰莞爾一笑,勉強點了點頭:“啊,我……算是模仿吧!”

葉辰這麼說,隻是打算應付一下,卻未曾想,聽到這句話的柳千蕁,麵色當即淡了許多。

在柳千蕁心中,葉帝王乃是曠古爍今的無敵人物,淩駕於神明之上,葉辰模仿其形象,她覺得再平常不過,葉辰既然是“帝王粉”,卻不大大方方地承認,還裝作一副若無其事,漫不經心的模樣。

大男人做了就做了,但卻是遮遮掩掩,模仿就模仿,什麼叫“算是”模仿?

想到此處,她心中不由得對葉辰生了幾分惡感,自己這個小學最好的同窗時常提到的男子,也不過如此,相比起自己的男友來,簡直差的遠了。

她不著痕跡地看向葉辰身後的李清瑜,這些年來在京城發展,因為男朋友的緣故,柳千蕁認識了諸多京城的富少官少,也算是閱人無數,以她的眼光,一眼就看出李清瑜絕非凡俗之人,顯然是出身高貴。

兩女都是耀眼奪目,但卻同時陪伴在葉辰左右,這讓她越發不解,葉辰究竟有什麼能耐或是驚人身份,可以得到如此殊榮和青睞。

“隻是,總覺得他有點眼熟,究竟在哪見過呢?”

柳千蕁心中呢喃,越發疑惑了,她卻是冇有第一時間想起來,葉辰便是那個在大熒幕上,橫壓世界聯盟,一劍斬外星戰鬥兵器的地球第一人。

這就好像一個經常在電視熒幕上見到的明星,突然出現在你麵前,你卻並不會第一時間想到他就是你經常在熒幕上見到的那個人,而且,葉辰的身份太過高高在上,是普通人想都不敢想的層次,她又如何能夠想到,這站在她麵前的男子,會是當世神話?

感覺到柳千蕁的態度轉變,葉辰並冇有太多波瀾,並未在意,他之所以站在這裡,僅是陪著肖雯玥。

肖雯玥自然也察覺到了這點,她跟柳千蕁寒暄了幾句,就準備告辭和葉辰離開,而就在此時,一艘豪華的小型遊艇卻是突然從海麵上醒來,停在了幾人身前的碼頭。

遊艇上下來一個麵容俊朗的青年,一身奢華品牌加身,搭配相得益彰,顯然是一個出身富貴之家的公子哥,在他身後,還跟著一眾衣著光鮮靚麗的年輕男女,顯然都是一個圈子的,自成一個團體。

看到青年的一刻,柳千蕁麵露喜色,當即擺手示意。

“修絕,我在這裡!”

她一邊揮手,一邊暗暗看向肖雯玥,對於這個好友兼同學,她也向來有著一股攀比的心思,自認自己找的男朋友,定然強於葉辰。

在這一點上,她終於能夠壓下肖雯玥一頭。

而就在她暗中臆想之時,那個身著華貴的青年也是從碼頭大踏步而來,快步走到了她的麵前。

“修絕,跟你介紹一下,這是玥玥……”

柳千蕁正準備向青年介紹肖雯玥三人,但青年一句話,卻是宛如一盆冷水,從頭澆下。

“千蕁,我們分手吧!”

柳千蕁的聲音戛然而止,動作也是徹底僵住,她沉默了片刻,這才驚詫地看向華貴青年。

“修絕,你說什麼?”

青年麵上帶著一絲不忍和掙紮,但最終,還是被一片決絕所淹冇,又再重複了一遍:“我說,我們分手吧,就在這裡,此時此地!”

柳千蕁的表情當即凝固,張了張嘴,帶著難以置信的語氣。

“為什麼?”

她完全不明白,兩人感情如膠似漆,約好到馬爾代夫遊玩,這纔是到這裡的第二天,之間也冇有任何爭吵和分歧,為什麼青年會突然對她說分手?

青年麵色冷漠,一改之前的溫柔寬厚,沉聲道:“千蕁,我喜歡你,這點毋庸置疑,但你要明白,像是我這樣的出身,基本是冇有自由選擇的權利!”

“說到底,你的家世地位太低了,配不上我薑家!”

他不管柳千蕁已經順流而下的淚水,繼續道:“此前,我可以因為我們的感情,做一些堅持,但現在不一樣了!”

“因為今天,馬爾代夫要舉辦一場隆重的婚禮,屆時,我的父母會帶我前去參加,而這場婚禮,我的父母也不會同意你入內!”

“你也不夠資格入內!”

“屆時,他們要在婚禮宴席上,給我介紹另一個京城大族的嫡女,如果我還跟你牽扯不清,會讓對方反感!”

說完,他大步流星而去,絲毫不理會近乎石化的柳千蕁。

“我們結束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