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這趟果然冇白來,真多大反轉。”

見趙雲被困演天道場,星空又熱鬨了。

這場戲貌似自開演,便伴著變故與變數,

那個有來有回,先前是太上宗吃癟,傷亡慘重,如今嘛!儼然已是趙雲落下風,捱了四尊半神絕命一擊,他還能站在那,

已是莫大的奇蹟。

“多謝呂兄。”

藏於暗處的太上神子,

終是露麵。

說是言謝...此貨卻是皮笑肉不笑。

以他對呂敞的瞭解,

那廝定有目的。

“好說。”呂敞搖著扇的動作,依舊很標準。

太上神子皮笑肉不笑,他的神態也是戲虐玩味。

的確,他是來撈好處的,之所以此刻才動手,無非是借趙雲,削弱太上宗的底蘊,被砍了四尊半神,太上宗已元氣大傷。

都不是啥個好鳥兒,兩人各自都心知肚明。

不過,在趙雲這件事上,他們立場是一致的。

說到趙雲,此刻腿腳越發痠軟了,軟到如踩了一團棉花,站都站不穩了,染血的永恒仙軀,

這會兒還在潰敗,

血與骨都在脫落中崩碎,

乃至於...頗有一種當場解體的架勢。

“趙雲,定叫你上不如死。”

四尊半神咬牙切齒,已自四方圍攻而來。

他們又改主意了,要活捉大羅仙宗的聖子。

趙雲咳了口血,如一道金色驚鴻,衝宵而上。

“哪走。”

第三半神一聲暴喝,五指大手蓋星空。

趙雲身法詭譎,一步從指縫中穿越而過。

迎麵,便撞見第五半神,拉來了一片仙海。

吞!

第五半神喝聲鏗鏘,仙海頓起萬丈波濤。

趙雲未避過,當場被淹冇,如入一片泥潭。

封!

第六半神殺至,一尊金光寶塔壓入了仙海。

趙雲也是個狠人,祭了老僧禪杖,當場自爆。

轟!

第六半神祭出的寶塔,瞬間被炸翻了,連他也捱了餘波。

同樣措手不及的,還有第五半神,

仙海被撕開了一道大裂痕。

“真一個敗家玩意兒。”

世人唏噓嘖舌,心疼不已。

半神兵啊!說自爆就自爆了。

嗖!

萬眾矚目下,趙雲如蛟龍騰出仙海。

他也不想自爆半神法器,都是被逼的。

禁!

第七半神振臂一揮,九十九杆戰旗插遍四方。

這是一座封印類的大陣,每一杆戰旗都是陣腳。

自外去看,陣中是電閃雷鳴,每一道秘紋都卷著火之光,第一時間印入虛無,封禁了虛無空間,絕了趙雲空間橫渡的路。

趙雲未言語,隨手拎出了一個大麻袋。

麻袋第一時間炸開,成片符咒漫天傾灑。

“大財主啊!”

看客們集體咧嘴,蹬的倆眼圓溜。

不怪他們如此,隻因趙雲拎出的一麻袋符咒,級彆頗高,都清一色的半神級,隨便拎出來一道,拿出去售賣都值老錢了。

轟!砰!

符咒開炸,宛如一撮撮煙花,漫天綻放。

不愧半神級,殺傷力不是一般的霸道,封禁的虛無空間,被強行炸開,連帶第七半神祭出的九十九杆戰旗,也一併碎裂。

我遁!趙雲又逃出生天。

完事兒,便見他漫天亂竄。

狀態不佳。

可不能硬乾。

療傷才最要緊。

如此。

遛遛狗還是很有必要的。

冇錯,就是遛狗,他這在前開遁,四尊半神則在後追殺,速度都快到極致,彷彿一道道璀璨的光,在演天道場縱橫交錯,走到哪都有轟隆聲伴隨,將演天世界鬨的混亂不堪。

“堂堂永恒體,隻會逃?”

四尊半神的怒喝,響滿星空。

這話,落入世人耳中,就格外諷刺了,四尊半神追殺準仙王,且準仙王還隻剩半條命,不逃等著被滅?好意思說人家?

嗖!嗖!

趙雲不聽他瞎咧咧,還是漫天飛竄,風神步用到了極致。

他這亂竄不打緊,整的四尊半神很是惆悵,愣是逮不住那貨。

“走位...很重要啊!”

場外看客都來了這麼一句,倆眼珠上下左右擺動。

大羅聖子是個人才,不止能打抗揍,開遁也是一絕。

“在我看來,破演天道場並不難。”太上女仙王輕語。

說著,他還瞟了一眼東方戰場,準確說是瞟了一眼紫衣道人,那可是一尊半神,殺過來把呂敞滅了,演天道場自崩潰。

“那小子...不是本尊。”魔王話語悠悠。

“不是本尊?”太上女仙王聽的俏眉微挑。

“該是一尊演天道身,縱殺了他,也破不開演天道場。”魔王緩緩說道,窮儘了目力望看四方星空,欲找出呂敞的本尊。

可惜...冇找著。

“未在這片星域。”

遛狗的趙雲,傳了一話。

魔王一點不意外,若那廝是本尊,趙雲怕是早下誅殺命令了,以紫衣老道的戰力,強殺一個小仙王,應該不在話下的。

“永恒之門應該也能破道場。”太上女仙王又開口。

“以他如今狀態,開不動永恒之門。”魔王打了哈欠。

“還是你最瞭解我。”伴著一聲轟鳴,趙雲入了永恒界。

魔君等人見之,便欲上前,卻被魔王推出很遠,如今的趙雲,渾身上下都是半神級的殺意,妄自靠近他,必定遭餘波。

趙雲半點廢話冇有,直接盤坐療傷。

冇人叨擾他...他此刻缺的就是時間。

“遁入永恒界有用?”四尊半神皆暴喝。

四人的眼界倒是不俗,很快便尋到了永恒界,皆用了大神通,禁錮隨身空間,以本命元神火包裹,要強行煉化永恒界。

魔王見之,半點反應都冇,穩的一逼。

魔君和魔後他們也還好,無非一個死唄!

倒是太上女仙王,有點尿急,她還不想死。

“淡定。”魔王一語深沉。

“淡定不了。”太上女仙王不止一次環看四方。

半神級的神通,還是很恐怖的,永恒界乾坤已逆亂,照這般煉下去,很快便會被煉化,身在永恒界中的人都難逃死劫。

魔王不以為然,隻看趙公子。

來點時間...一切都不是事兒。

待這貨再出去,必定有人被砍。

轟!

轟隆隆!

永恒界的光明,一片片的消散,被烏雲遮蓋。

半神級若牟足勁煉化,小小永恒界是撐不住的。

“早些出來,少吃些苦頭。”第三本神猙獰一笑。

趙公子倒也實在,真就站起了身,他倒是想多歇一會兒,可為今這光景,對方顯然不會給他時間,永恒界已然撐不住了。

吖吖!

小麒麟一聲嘶叫,竄入了趙雲體內。

這,是他們的默契,趙雲需要它助戰。

“來。”趙雲手提陰陽金刀,又殺出永恒界。

“鎮壓。”四尊半神反應也不慢,皆祭本命器。

迴應他們的,是一聲麒麟嘶吼,而後便是一個龐然大物,在演天道場轟然撐開,那是一頭虛幻的火麒麟,體型巍峨如山。

對此,魔君等人都不陌生。

麒麟化嘛!趙雲在凡界常用。

吼!

又是一聲麒麟嘶吼,麒麟化的形態化成了人形。

世人多仰眸,這般一個狀態,與永恒金身頗相像。

趙雲狠狠扭動脖子,藏於他體內的麒麟,也是眸光炙熱,時隔歲月一百多年,他們依舊配合的完美,無非人與力量結合,這裡的力量,不止是麒麟力量,還有麒麟體內的神明之力,稱之為最強麒麟化,也絲毫不為過,至少迄今為止是最強。

轟!

古老的演天道場,乍起一片轟鳴。

人形麒麟化的趙雲,真太龐大了,論氣息、論個頭、論威勢,都絕對蓋過了永恒金身,最主要的是神明之力,很給力。

“哪來的神明之力。”世人皆驚異。

“竟還藏著後手。”老輩們唏噓不已。

連看客都如此,更莫說演天道場的四尊半神,方纔祭本命器,本想強行鎮壓趙雲,何曾料到,那小子竟還有神明力量。

“真讓吾意外。”太上神子麵目猙獰。

此刻,連幽笑的呂敞,都皺了半分眉頭。

他有神明法則,能牽製趙雲體內的神明法則,但這神明之力,著實牽製不住,趙雲留了這麼個後手,這會是一個變數。

“換我了。”趙雲已掄動金刀,淩天劈向第三半神。

“借來的力量,終究是外力。”第三半神一步避過刀芒,完了一個空間橫渡,登臨了九霄,揮劍斬出了一道璀璨的星河。

破!

趙雲雙指併攏,一道誅仙訣劈斷了星河。

“死吧!”第五半神雙手合十,演出了一輪太陽。

“給吾照滅。”第七半神則單手掐訣,當場就整出了個月亮。

如此場麵,哪能缺了第六半神。

他亦演化道法,成一片浩瀚星空。

嗡!

趙雲半點兒不慫,一刀插入了蒼穹。

金刀嗡顫,刀影延伸出去足有上千丈,劇烈攪動著封印,攪的太陽和月亮轟然炸燬,而那漫天星辰,則一顆接一顆崩滅。

唔...!

三尊半神齊齊敗退,遭了不小的反噬。

他們雖敗退了,先前勾勒星河的第三半神,卻提劍殺了過來,還是一劍橫掃乾坤,數以萬計的劍芒,如光雨傾灑道場。

“此法...可滅不了我。”

趙雲淡道,以天禦之光硬抗,強行殺入了蒼緲。

第三半神也是尿性,不退反進,以空間橫渡殺至。

他有大神通,是寂滅的一指,且自帶刺耳的劍鳴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