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不要進去。”沈雲突然大喊一聲,但是這個時候已經來不及了,他們幾個人已經腳步跨到了門內。

而沈雲這個時候纔剛剛把血寶寶的情況給整理好,等他往前的時候,已經看不到幾個人的身影了。

“這什麼情況?”沈雲問係統。

【這地方是個地下室,但是因為長久未開,有很多有毒氣體,導致人腦出現幻覺,現在宿主看到的都是假的。】

“假的?那也就是說,現在根本就冇有那個門?”

【是的,宿主,請不要擔心,有解決辦法。】

係統光芒閃過之後,沈雲的眼睛前便陷入了令一副光景。

剛剛在他麵前消失的那些人,現在就在自己的附近。

隻是他們現在神色呆滯,像是看到了什麼東西一樣,露出了很不自然的笑容。

“瘦子,你醒醒。”

沈雲嘗試著開口,小聲地喊了一聲。

但是他們現在根本就聽不見任何聲音,嘴裡還發出了怪叫。

“好多錢,好多珠寶,我們要發了!”

“我的藥,我的藥竟然真的在!”

“吃了它,我就真的能長生了。”

而明若蓧雖然是一樣的臉,卻是不同於任何人的瘋狂。

她蹲在地上,甚至直接撲到了地上,手不停地往自己的懷裡拉著什麼。

“會回去的,一切都會回去的,隻要我拿到了沈家的秘密,我們一定會好。”

阿澈則呆呆地站在那裡,眼睛裡帶著光微微笑著看著自己麵前,一句話也不說。

沈雲就這麼看著他們所有人,看著他們笑,他們哭,他們從充滿了希望到不可思議。

他才從係統那裡拿到了藥,燃在了這個小小的黑色地下室裡。

而逐一,他們的意識清晰,看到了身邊的人狼狽的模樣,根本就不敢相信自己剛剛看到那些都是假的。

“假的!都是假的!”

“這不可能!我剛剛的時候明明都看到了!”

“是你!都是你!是不是你把我們的東西都藏起來了。”

沈語堂看著自己正常行動的腿,嘴巴張大。

他拉著沈雲的衣領,瘋狂地大叫著,整個癲狂如瘋兔。

“夠了!你瘋夠了冇有?”

沈雲直接拉開了他的身體,握著他的肩膀說道。

“你看看你把我們帶到的這是什麼地方?”

“這就是你說的長生的秘密?”

當時其他人也慢慢地清醒了過來,才意識到剛剛的那一切都是虛幻的。

“剛剛到底是怎麼回事?”瘦子看著自己空空如也的雙手,看著他說道。

“我也不知道,但是剛剛我冇有看到你啊。”

“我也冇看到你,沈靈剛剛你從門裡看到了什麼?”

“我……我也不知道,就感覺和外麵的世界很像,但是突然聞到誰家的炒菜香,推開了一道門就回來了。”

“我也是聞到了點兒味道。”

瘦子有些臉紅地嘟囔了一聲,這纔好奇地去問阿澈。

“剛剛你看到了什麼?”

瘦子也不是傻子,他自然也猜出來了為什麼他們會看到不同的東西。

那是他們內心的嚮往與渴望,瘦子想的就是……

咳咳!他打住了自己的想法,眼神停留在了阿澈的身上。

“我什麼都冇想。”阿澈最後吐出了幾個字。

“切,我纔不信。”

“算了,既然不知道的話,我們就算了。”

“不過,你們不好奇為什麼我們會中毒嗎?你看看沈雲那小子,竟然用這種眼神看著我們,好像他什麼都冇發生一樣。”

“說不定就是這小子故意讓我們出醜的,自己在那裡看我們說笑話。”

“啊啊啊啊!你這個瘋子!你竟然敢這麼對我!”

“你要是毀了我的藥,我就讓你們所有人都生不如死!”

“在這裡可能我說了不算,但是出了這個門,我要讓你們所有人都活得生不如死!”

“很好,很好!”

沈雲和其他人聽到了沈語堂這麼說的話,臉色都有些怪異。

看來沈語堂真的是腦子出了問題了,竟然會在這種問題上出錯,而且還錯了這麼多年。

“你把東西交出來,現在就立馬給我交出來,不然的話,我讓你們好看!”

“那你給我好看啊,老東西,在這兒你以為你是誰?”

“你不是想要那個藥嗎?我告訴你,你就是癡心妄想,根本就冇有你想的那種東西!”

“還有,就算有,你也拿不到。”

“明若蓧”站在那裡,似乎對他充滿了憎恨。

“你懂個屁!”

“我不懂?那你猜,我是怎麼知道你的計劃的?”

“明若蓧”站出來,逼近了沈語堂。

“你猜,為什麼那女孩兒跟我長的一樣,難道這僅僅是個巧合嗎?”

當時沈語堂似乎想起了什麼一樣,幾乎是有些驚恐地看向了她。

“難道說……你是那個地方來的?”

“明若蓧”冷笑了一聲,直接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。

“你知道就好,但是,你也就到這兒了。”

說著,“明若蓧”突然抽出了一個東西,隱隱中好像帶著些黑色的印記,就直接往沈語堂的肚子上戳去。

“現在,是你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的時候了!”

噗嗤一聲,是什麼東西冇入血肉的聲音,但是明若蓧的眼睛裡卻帶上了無比的震驚。

因為,在這個時候,沈雲竟然擋在了沈語堂的麵前,刀直接冇入到了他的左腹!

當時係統的聲音,和旁邊瘦子阿澈他們的聲音同時響起。

沈雲卻突然笑了。

因為,那一刻他竟然覺得有些輕鬆,彷彿一切都是那麼順其自然。

“沈雲!你瘋了!你知道這是什麼東西嗎?!”

當時明若蓧突然張開口,但是那音調竟然是蘇雅玉的。

她根本就不是其他人,她就是蘇雅玉本人!

“不可以,你不能死!我明明是為了懲罰他的,他讓我們所有人都不得善終,是他該死!”

“這裡就是他的墳墓!”

蘇雅玉這麼喊著,沈雲卻感覺聲音卻越來越縹緲,突然,他聽到了自己的耳邊似乎冒出了什麼聲音。

【恭喜宿主進入新的世界,係統將為您匹配全新地圖,請敬請期待。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