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名:獵命人。

簡介:

神魔朝廷,氣運崩毀,蟒雀吞龍。

武林奪兵部,魔門掌刑部,邪派據戶部,地府執工部,妖族竊州府。

金鑾殿中,滿堂朱紫,妖魔傀怪;袞袞諸公,魑魅魍魎。

正經命術師李清閒深陷九龍奪嫡,得罪所有皇子,不過,為什麼所有皇子都冇有“真龍天子”命格?

等等,那位七公主怎麼頭頂一連串閃瞎眼的命格:“日月懸空”“天星神照”“天授聖圖”

得罪權閹被庭杖貶官的縣丞,竟然有“天命輔弼”“助宣重光”“三代朱紫”命格?雪中送點炭吧。

全家被流放的榮國公私生子入獄後流浪街頭,身負“月朗天門”?雪中送點炭吧。

炭不多了怎麼辦?觀命望氣,定北侯府的庶子葉寒即將被天雷劈出神功,李侍郎家被嫡母趕走的私生子要買到文聖親筆殘冊

可能是我比較矯情,覺得起碼寫完第一個小故事再在老書打廣告比較好,誰知不巧趕上特殊時期,無法發書評,又拖了幾天。

新書迴歸東方玄幻故事。

新書中做了多種大膽的嘗試,世界觀、力量體係甚至結構類型都是新的。

不僅如此,連寫法也做出改變。

變化多到,我現在大量時間用在寫細綱、琢磨新寫作體係、反覆檢查、收集資料、閱讀書籍。

如果說儒道是憑藉本能寫作,眾神是思考後的產物,那新書更傾向於講好純粹的故事。

講一個至少有一點不同的故事。

如果說方運是個真正經人,蘇業是個努力的理想主義,那新書的主角李清閒就是個普通人。

新書的成型非常曲折,所以拖了小一年才發。

我在兩個世界之間反覆橫跳,最終決定先寫這個獵命人的神魔朝廷世界,下一本再寫術法世界。

之所以現在纔在老書說,其實也是折騰自己,嘗試一下延遲滿足,把自己當成新人。

或者說,從新書的內容和嘗試就可以看出,我已經不揹負老作者的負擔,放開自我,真正把自己當成新作者來寫作。

我不能確定最終的結果,但我確確實實在努力,在學習,在提高寫作能力。

比如一些老讀者說我的文筆明顯長進,咳咳

新書釋出,揚帆起航。

各位讀者如果喜歡神魔朝廷、命格命術的類型,不妨收藏一下慢慢看,小火感激不荊

如果一定要說些心裡話,就是,我永遠喜歡寫作,我要一直寫下去!

請大家多多支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