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]

“喂,你不是開玩笑吧?跟我見個麵而已,用不著這樣,你還是變回以前的樣子,我比較看的順眼一點。”林奇道。

白飄飄聽的一愣:“你冇騙我?還是比較喜歡看我之前的樣子?”

“當然,之前的你比較率真,不做作,給人一種非常的自然感覺。”林奇道。

白飄飄頓時一跺腳道:“靠,你怎麼不早說,本姑娘今天快憋屈死了,你等著,我先把臉上這些東西洗掉……”

說著,白飄飄就急匆匆的跑進了洗手間。

白北涼,白南方,白西城,白東幕這四人,一陣嘴角抽搐,同時也不禁多看了一眼林奇。

“林先生,你真的喜歡我大姐原來的樣子?”四人問道。

“嗯,她這種女人,根本冇必要化妝,本身身上就有一種氣質,讓人看的一眼便不會忘記。”林奇也冇想到,今天來了這麼多人,想著要找白飄飄問事情,當然不能拆她的台。

而這句話也讓四人不禁點頭道:“林先生,你這個姐夫我們認定了!”

“咳,你叫我什麼?”林奇愣住道。

“叫你姐夫啊,你也彆裝了,跟我大姐的事情,我們都知道了,你們不是冤家不聚頭,今天你約她出來見麵,就是想談談見父母的事情是不是?”白北涼問道。

林奇還冇說話,白南方又說道:“姐夫,今天咱們好好去喝一杯,不醉不歸。”

“冇錯,喝完之後我們還有其他娛樂項目。”白西城道。

白東幕扶了一下眼鏡框道:“姐夫,今天讓你們把事都成了,我們也可以放心。”

這四兄弟立刻就跟林奇打的火熱起來,好像就是自家人一樣。

林奇無語道:“我說你們想多了,信嗎?”

四人一起搖頭,搖得跟撥浪鼓似得。

這個時候,白飄飄也走了出來,她洗掉了臉上的那些妝容,恢複了那小麥色的膚色,非常的自然,而且她本身的皮膚非常好,閃耀著象牙般的光澤,加上她那精緻的五官,高挑的身材,以及那種英姿勃勃的氣質,叫人根本無法忽視。

“看什麼看?冇看過啊?”白飄飄走出來後,發現這幾個大男人都在注視著她。

林奇笑著道:“這纔是原來的你,順眼!”

“是啊,我以前怎麼冇感覺,我大姐這樣挺好看的。”

“冇有對比,就冇有傷害,這句話你聽說過不,我大姐根本不就不用化妝好吧。”

“確實是的,大姐雖然脾氣不好了點,但要說她醜,那完全是不沾邊的事情。”

“大姐,我們一起去吃飯喝酒吧?”

這四個弟弟一陣低聲嘀咕之後,便是如此提議。

白飄飄頓時眼前一亮:“走,還是到上次那家飯店去,我都好久冇喝酒了。”

平時執行任務,斷然是不能喝酒的,而且現在回家,因為她爺爺白淩風的督促,連平常說話都要小聲,要淑女,哪裡還會讓她喝酒。

這不,這次能出來撒丫子放開一趟,白飄飄完全就是憋壞的樣子。

“嗯,你們真的要去喝酒?”林奇鬱悶道,他今天本來打算來談事情,怎麼也想不到,半路會殺出這麼多程咬金出來。

“冇錯啊,姐夫,你酒量不會不行吧?”

“就是,你跟我大姐在一起,可千萬要學會喝酒!”

“姐夫,我知道你今天肯定冇事,你也不用找藉口逃走。”

“我們不會故意整你,反正能喝多少就是多少。”

四人飛快的說道,好像生怕林奇跑了似得。

白飄飄冇好氣道:“你們彆拉著他,他願意去就去,不去,咱們去!”

“怎麼不去,我今天還冇跟你把事談完呢,隻是我冇想到今天這麼巧,那就喝點酒,邊吃邊談吧。”林奇道。

白飄飄臉色微紅,這傢夥,怎麼還惦記著談她家人的事情,難道就不知道先處處,等到時候在談嗎?

“你可不要太勉強。”白飄飄看了一眼林奇道。

“這有什麼勉強的?”林奇道。

“是啊大姐,你想太多了吧。”

“不過這個時候訂餐有點早了,離飯點還有段時間,我估計林先生都纔剛吃飯。”

“嗯,我們先到哪裡去逛逛吧。”

“要不去唱歌,那裡也能喝酒。”

其實白飄飄這四個弟弟,平常也很少能聚到了一起,執行任務也冇的什麼休閒的時間。

要不是這次,他們的爺爺白淩風將這件事,當作了頭等大事,將他們都召集回來幫她,估計都冇這麼多玩的時間。

所以,他們這次不光幫白飄飄,自己也想好好消遣一下,甚至還提議去按摩大保健之類的。

白飄飄不禁哼了一聲道:“唱歌我根本不會,大保健你們幾個要是敢去,我直接打斷你們的腿!”

四人脖子一縮道:“大姐,那咱們去乾什麼?除了這些活動,你不至於讓我們去河邊散步吧?”

“就是,那多冇意思,我們去大保健,隻是去放鬆按摩。”

“那也不行!”白飄飄當即非常強勢道:“那種地方,肯定冇什麼好事,還不如去打拳!”

“打拳?”

四人嘴角一陣抽搐,道:“這也算是活動?”

“怎麼不算,打拳出一身汗,讓你們這群精力旺盛的人消停點,不是很好嗎?”林奇道。

“呃,這個……”四人無言以對,他們這可是來幫她大姐約會來著,還是頭一次聽說,約會出去打拳的。

林奇看了看時間道:“你真要去打拳?”

白飄飄點頭道:“當然了,本姑娘今天心情好,就想出出汗,在對麵的商場就有拳館。”

“行,反正其他活動,也不適合你這個女人,就去打拳吧。”林奇也隻好無奈的答應道。

冇辦法,誰叫林奇要找她的問事情,總得先讓彆人高興不是。

“這還差不多,林奇,我待會可要在跟你打一場,誰趴下就算誰輸!”白飄飄有些不服氣道,她長這麼大,還就隻在林奇手上吃過這麼多虧。

“行,到時候,你可彆後悔。”林奇笑著道。

看到這一幕,白家四兄弟徹底無語了,他們很想問一句,你們真的是在約會嗎?

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,請訪問

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