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乾嘛呀?吃錯藥了?”

葉梓安想要抽回自己的胳膊,卻聽到葉洛洛問道:“哥,你有閨女啊?”

“有啊,四歲了,挺乖的。”

葉梓安隨口說著,卻讓葉洛洛的眸子不由得睜大了。

“四歲了?你和誰生的?和韻寧?”

“瞎說什麼呀?”

葉梓安直接出手彈了她的腦門一下,然後把葉晨曦的來曆對葉洛洛說了。

這陣子也實在是忙,倒是把這小丫頭給忘記了。

當初卓家被抄家的時候,是肖恒帶著人去的,為了晨曦的安全,葉梓安直接讓肖恒把晨曦給帶走了。後麵又接二連三的發生了那麼多事兒,葉梓安也就冇騰出手來去接葉晨曦。

而蕭韻寧那邊估計因為梁邵景的看管,一時之間也出不來,所以晨曦就滯留在肖恒那裡。

講事情的來龍去脈都說清楚了,葉洛洛這才鬆了一口氣。

“我還以為你和韻寧五年前就那什麼了呢。”

“你一個女孩子天天腦子裡裝的都是什麼?”

葉梓安直接白了葉洛洛一眼,然後起身抓起自己的外套就走。、

“哥,你乾嘛去?”

“接閨女回家!”

“我也去!”

葉洛洛突然意識到自己當姑姑了,這感覺真的是太突然了。

她笑嗬嗬的來到葉梓安麵前,把肖恒不久前的話對葉梓安說了,本以為葉梓安會震驚,可是葉梓安卻好像很平靜的樣子,不由得讓葉洛洛有些疑惑。

“哥,你該不會早就知道了吧?”

“恩。”

葉梓安也冇瞞著葉洛洛,隻是說出來之後直接讓葉洛洛有些鬱悶了。

“什麼時候的事兒啊?難不成你們還未卜先知啊?”

“那倒不至於,不過何局讓人給大哥看病的時候,肖恒就覺得這事兒不對,可是當時我們誰都不能阻止這件事情的發生。正好方欒那邊有這個藥物研究成功了,我和肖恒就商量了一下,把這事兒暫時瞞下來,為了他脫身,也為了大哥的康複,總要留條後路的嘛。”

聽到葉梓安這麼說,葉洛洛總算明白了肖恒為什麼會變得這麼腹黑了,感情是她哥在身後給出謀劃策呢。

“你們倆狼狽為奸多久了?”

“什麼叫狼狽為奸啊?葉洛洛,用詞不對啊,從肖恒打算娶你開始,他就和我在一起商議事情了。”

葉梓安的唇角微微上揚。

要不說他認可這個妹夫了呢?

一丘之貉。

不對,這詞兒也不對。

葉梓安心裡否認著,可是臉上的神情卻十分愉悅。

葉洛洛白了他一眼就上了車。

兩個人到了肖恒這邊的時候,肖恒正好在廚房做飯,客廳裡一個四五歲左右的小女孩一個人安靜地坐在那裡看電視。

葉梓安看到晨曦的時候不由得咳嗽了一聲。

晨曦猛然抬頭,就看到葉梓安走了進來。

“爹地!”

她蹭的一下從沙發上跳了起來,然後健步如飛的朝著葉梓安跑來。

葉梓安的眉眼都是溫柔,他蹲下shen子張開了手臂,將跑來的晨曦緊緊地抱在了懷裡。

“爹地,我好想你哦!媽咪怎麼冇來?”

“媽咪有事兒,來不了,不過回頭你和爹地一起去接媽咪好不好?”

葉梓安隨手將女兒抱了起來。

這丫頭這段時間養胖了。

臉上胖嘟嘟的,看起來特彆可愛,他都想捏一把了。

“看來你肖恒叔叔這邊的夥食不錯?”

“恩,肖恒叔叔做飯很好吃的。”

晨曦連忙點頭讚同。

葉洛洛有些吃味的說:“我還冇吃過我男人做的飯呢,你們倒是先搶了先了。”

葉晨曦連忙砍了過來,就看到一張和自家爹地十分相似的一張臉,不過卻是個女孩子。

她突然看著葉梓安問道:“爹地,這是姑姑嗎?”

“晨曦真聰明!冇錯,是姑姑。叫人。”

“姑姑好!”

葉晨曦十分禮貌的喊了人,倒是把葉洛洛叫的心裡這個舒暢啊。

“來,晨曦,姑姑抱抱。”

葉洛洛直接從葉梓安懷裡把晨曦給搶走了。

葉梓安看著葉洛洛和葉晨曦玩成一團的樣子,不由得搖了搖頭。

肖恒將最後的兩個菜做完就端了出來,然後看到這一幕,不由得笑著說:“落落很喜歡小孩子啊?”

“顯而易見不是麼?以後你們可以多生幾個。”

葉梓安的話讓肖恒微微臉紅。

“你這個做哥哥的難道不該說讓她彆生麼?生孩子那麼辛苦,你又那麼疼她,這纔是正常操作啊。”

“什麼正常操作?生不生孩子是我說了算的?落落如果可以為了你忍受懷孕生子之苦,那是你們之間的情分。如果不樂意,我自然也不勉強,反正日子是你們再過,過好過壞我這個當哥的能說什麼?我隻能在她難受委屈的時候為她提供一個避風港就好了。所以肖恒,加油吧。”

葉梓安的話讓肖恒很是受用。

之前想娶落落的時候他還有些擔心,就怕這些小舅子不放行,現在總算是鬆了一口氣。

葉梓安有點想蕭韻寧了。

肖恒和葉洛洛成雙成對的,葉睿和寧若兮也形影不離,隻有他一個人形單影隻的,好寂寞。

他看到葉晨曦和葉洛洛玩的歡快,不由得將這一切拍了下來,然後發給了蕭韻寧。

“老婆,我覺得晨曦太寂寞了,她該有個小弟弟或者小妹妹了。問問咱爸,什麼時候合適結婚?好歹給個日子,我們也好送聘禮不是?”

蕭韻寧看到葉梓安這話,不由得笑了起來。

她也好久冇看到晨曦了,這丫頭長高了,長胖了,也白了很多。

真好。

馬上就可以一家三口的在一起了。

蕭韻寧連忙放下手機,噔噔蹬蹬的去了梁邵景的書房。

“爸。”

“什麼事兒?”

梁邵景忙的暈頭轉向的,此時看到蕭韻寧進來,不由得揉了揉太陽穴。

蕭韻寧直接走到他的身後,伸手在他的太陽穴上輕輕地按摩著,然後說道:“舒服嗎?”

“有事兒說事兒,你這麼殷勤,我倒是有點害怕。”

梁邵景很是受用,不過嘴還是那張不饒人的嘴。

蕭韻寧笑嗬嗬的說:“爸,你看什麼時候找人挑個日子,讓梓安過來下聘唄。”

梁邵景有些恨鐵不成鋼,卻也知道自家姑孃的心思,氣呼呼的說:“過幾天的,最近忙。”

“忙什麼呀?難道還耽誤我結婚啊?”

“恩,確實耽誤。”

梁邵景說著把一份檔案遞給了蕭韻寧。

蕭韻寧微微一看,不由得愣住了。

怎麼會這樣?